如何彻底革命社交媒体、实现去中心化?丝绸之路创始人在狱中提出了构想 | 盘他财讯
  1. 首页
  2. 文章资讯

如何彻底革命社交媒体、实现去中心化?丝绸之路创始人在狱中提出了构想

去中心化社交协议要取得成功,必须提供目前社交平台所做到的无缝体验,但又要具有去中心化带来的额外好处。
社交媒体网络的中心化已经给社交媒体平台及其用户带来一堆问题。其中包括侵犯隐私权,并造就了审核数十亿用户内容等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我在下文中描述了一种「去中心化社交协议DSP,可以通过让用户控制自己的内容并让他们负责网络内的价值创造和转移,来帮助解决或缓解这些问题。通过允许用户从众多界面提供商、内容服务器和广告商中进行选择,而不是由单一平台将这些必要角色垄断于一身,这一设想才可能得以实现。

 

我将描述用于配置文件管理、隐私保护、托管、用户界面、广告网络、内容过滤器、元数据等的去中心化解决方案。简而言之,这覆盖了社交媒体的所有基本组成部分。

 

 

原则:一切皆去中心

 

不需要多说,去中心化协议的主要设计原则之一就是去中心化。但是,中心化的趋势很强大,任何可能的时候将会形成中心,要预测它们将在何处生根并成长,是需要有远见的。

 

以互联网上广泛使用的 TCP / IP HTTP 协议为例。当它们被采用时,它们似乎完全是去中心化的。任何人都可以建立一个网站,任何人都可以访问它,只要能连接互联网和一个 IP 地址就能访问。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更平均主义呢?在早期的网络中,我们看到在这样的环境中可以期待的蓬勃发展。

 

但是,没有人预见到网络效应将发挥主导作用。

 

如今任何人都可以建立与 FacebookYouTubeReddit Twitter 竞争的网站。但没有人会使用它。它可能具有更好的隐私保护、更好的功能且没有广告,但是它不具备给这些技术巨头带来不可逾越的优势的另外一个因素:其他用户。即使拥有庞大用户群的谷歌试图通过打造 Google+ Facebook 竞争,在花费了 7 年时间、耗费了数十亿美元巨资之后最终还是失败了。

 

TCP / IP HTTP 协议环境下,去中心化在 URL 处戛然而止。谁控制 URL,谁就能控制 URL 的所有内容。结果是,facebook.comgoogle.comamazon.com URL 已成为地球上一些最强大、市值最高的公司。

 

而在去中心化社交协议之下,我们必须走得更远。

 

在社交环境中,最小的、没有约束的单位是个人,用户。因此,当我们谈论去中心化时,我们是在谈论将所有决策权和授权交由用户掌握。仅仅让他们拥有建立网站、及选择要访问哪些网站的权力,已不再足够。 

 

由于中心化将在任何可能的地方蔓延生长,因此中心化社交协议设计者和开发者必须竭尽所能阻止中心化。不幸的是,这需要想象力和努力。实现不完全的去中心化要容易得多,将真正困难的部分留给他人或用自己的中心化平台填补空白。科技巨头已经实现部分去中心化。他们不生成内容,,那交给用户去做。 去中心化社交协议必须拥有他们已实现中心化的功能,设计一种将这些功能也实现去中心化的系统。

 

 

内容由谁控制?

 

信息从根本上不同于实体资产。信息几乎可以被免费复制,因此当人们谈论「拥有」数据时,可能会造成歧义。版权法的存在是为了抗御信息固有的这种丰富性,以防止复制副本为了保障内容创建者的利益)。有关分类和保密的法律也对人们未经同意分享信息的做法予以惩罚。但是,P2P 文件共享破坏了这些法律;而吹哨人的涌现,也破坏了保密法律。控制信息、阻止信息传播变得非常困难。

 

在去中心化系统中,不能依靠中心机构来执行此类法律,因此我们必须按事先规定的条款处理信息。我们谈论的不是谁拥有用户内容的问题,而是谈论谁有权访问用户的内容

 

现代社交媒体平台的默认立场是该平台拥有内容,并中心化掌控访问权限。在去中心化社交协议下,内容创建者(用户)应使用涉及密钥共享的加密方案来控制访问。只要有可能(理想情况下),服务提供商不可以访问未加密的用户内容,只有创建者已授予访问权限的人才可以访问它。 

 

加密将控制权完全掌握在密钥持有者手中,因此,在我们寻找可以遏制中心化的地方时,去中心化社交协议中保存加密密钥的位置将为我们指明方向。密钥必须尽可能(理想情况下)由用户掌管。除非是为公众特别创建,否则所有信息,无论是存储的还是传输的信息,都应默认加密。

 

这与当前范式截然不同,是一个根本性的转变。在用户控制自己的数据的情况下,网络效应失去了仅有的立足之地。如果组成各种社交网络的内容和关联是在协议层进行管理,则网站会失去在用户头上的垄断权

 

再一次(与早期互联网一样),任何人都可以建立竞争性网站或应用程序,只是这一次用户将掌控自己的所有内容以及他们有权访问的其他内容,而不是两手空空。用户的切换成本将降至最低,因为新网站将只是相同内容的一个新界面。这样的环境将促进创新的蓬勃发展,扩大用户的选择范围,并显著改善用户体验的方方面面。

 

 

资金至关重要!

 

社交媒体平台每年带来数百亿美元的收入,这些收入几乎全部是由广告投放产生的。忽视资金问题很简单,让去中心化社交协议服务提供商发明自己的商业模式,并希望在用户转换成本较低的情况下,提供商可以有出色表现并满足用户的需求。但是,协议中内置的假设导致我们这个世界今天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们必须面对的事实是,货币是中心化的关键要素。用户带来了广告商,广告商带来了钱,钱为服务的扩展和开发提供了经费,更好的服务带来了更多的用户。资金对于这种反馈回路至关重要,这种反馈回路将所有人吸引到同一个服务提供商,其真正的业务是为用户的眼球关注匹配广告。

 

这可能是 去中心化社交协议设计中最具挑战性的部分,但也可以说是最重要的。无论如何,用户必须处于价值创造和转移流程的核心位置。鉴于用户关注是系统价值的源泉,这个问题应该是可以克服的。

 

 

重新构建社交媒体

 

考虑到以上设计原则,让我们看一下现代社交媒体平台中利益相关者之间的关系,以及如何在去中心化社交协议下重新构建这些关系。

 

如何彻底革命社交媒体、实现去中心化?丝绸之路创始人在狱中提出了构想 1
 
1 描绘了构成当前以平台为中心范式的四个组件。共有三个利益相关者:平台(红色)广告商(绿色)用户(蓝色)。一切都经过平台。该平台拥有并中心化控制内容服务器,存储用户通过其界面生成的内容,并从该内容中提取部分内容予以显示。至关重要的是,该平台是用户和广告商之间的纽带。广告商向平台付费以向用户显示广告,从而为广告商产生点击。在这种架构下,平台掌控所有钥匙。它控制着系统生成的所有价值。
 
如何彻底革命社交媒体、实现去中心化?丝绸之路创始人在狱中提出了构想图 2
 
去中心化社交协议支持下,新系统必须用户为中心
 
如图 2 所示,用户是其他三个利益相关者之间的纽带:界面提供者、内容服务器和广告商。不是由平台作为用户和广告商之间的纽带,而是广告商直接向用户付费,通过竞标在用户界面上投放广告。然后,界面提供商和内容服务器将争夺这一广告收入。不再是提供交互界面的单一平台,而是很多界面提供商可以向用户提供其服务。不再是平台拥有和控制所有内容,而是内容服务器竞争托管用户的加密内容。
 
去中心化社交协议下,用户可以控制所有钥匙,并控制系统生成的所有价值
 
这种以用户为中心的范式需要重新考虑在线服务的设计和构建方式。当前的平台可以分为三个部分:内容、用户界面和有时被称为「业务逻辑」的部分。业务逻辑是平台用来收集相关内容并将其发送到用户界面显示的所有指令。它是用于搜索、排序和实时处理内容的算法。推荐引擎、聚合器和各种形式的人工智能 AI 都是业务逻辑。
 
如何彻底革命社交媒体、实现去中心化?丝绸之路创始人在狱中提出了构想
图 3
 
3 简化演示了如何通过当前的中心化平台将内容交付给用户。用户通过用户界面发出请求,用户界面将请求传递到业务逻辑服务器(步骤 1 和 2)。该服务器确定需要什么内容,然后从内容服务器获取它(步骤 3 和 4)。然后准备好要显示的内容,并发送到用户界面,用户界面将其显示给用户(步骤 5 和 6)。业务逻辑和内容服务器由平台控制,并在平台的计算机上运行,而用户界面(例如浏览器或应用程序)在用户的计算机上运行。
 
去中心化社交协议下,由于交互界面提供者无权访问内容,因此它们无法自行执行业务逻辑。这必须在用户端通过所谓的「用户客户端」来完成。
 
用户客户端只是一个应用或浏览器插件,可以执行业务逻辑并管理用户的个人资料和钱包。然后,接口提供商的功能只是将业务逻辑发送给用户客户端,指示其收集内容并进行编纂,以通过用户界面进行显示。
 
如何彻底革命社交媒体、实现去中心化?丝绸之路创始人在狱中提出了构想
图 4
 
4 演示了如何操作过程。用户再次通过用户界面发出请求,该请求被传递到界面提供商的业务逻辑服务器(步骤 1 和 2)。然后,界面提供商将适当的业务逻辑发送回用户处的用户客户端(第 3 步)。用户客户端执行业务逻辑——根据需要从内容服务器收集内容——将输出发送到用户界面以显示给用户(步骤 4 至 7)。在用户客户端和用户界面之间执行的步骤 6 是在用户设备上本地运行的。单个应用或带有 去中心化社交协议 插件的浏览器可以同时处理用户客户端和界面,因此从用户角度来看,用户客户端可能「处于幕后」。
 
为简单起见,在图 3 和图 4 中未显示广告商。如果上述操作确实运行良好,图 3 中已连接到业务逻辑服务器,图 4 中连接到用户客户端。
 
更复杂的关系也可能成立。例如,用户客户端可以根据用户设置、钱包余额或任何其他本地存储的信息,在初始请求发送到接口提供商之前对其进行修改。所有这些都未在图中演示,因此图中只是看到了社交网络的基本重组。
 
 
什么是社交网络?
 
到目前为止,我们一直在相对高的层级讨论设计原理。本文的其余部分将讨论去中心化社交协议在实践中如何运行的想法。大家请将它们视为这一问题讨论的起点,而不是最终的答案。
 
从本质上讲,去中心化社交协议到底是什么?我们看一下主要的社交媒体平台,我们会看到 Twitter 主打简短的公开言论,Facebook 强调与朋友分享,Reddit 侧重于小众社区,Instagram 侧重于图片,YouTube 侧重于视频,等等。我们不需要为它们一一复制一个去中心化版本,因为它们的本质是相同的,区别仅仅在于与他人交流和共享内容的方式不同。仅此而已。
 
从这种层次的抽象着手设计去中心化社交协议,既可以简化它,又可以最大程度地扩展其覆盖范围。
 
上面列出的所有社交媒体平台,其中很多现在已经存在、有些尚待想象,都应该能够在去中心化社交协议 上运行。这些平台(和任何通信平台)区别的维度如下:
 
– 内容类型
– 内容访问
– 语境
 
内容类型
 
视频、图片、音频、文本或任何其他内容类型之间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它们都可以被降解为数字 1 0,并且需要以相同的基本方式进行处理。存储、访问、语境和各种元数据,无论内容类型如何, 去中心化社交协议都应以相同的方式处理。InstagramYouTube SoundCloud 基本上是同一网站,只是它们主打的内容类型有所不同。 去中心化社交协议应该抽象化,这样所有内容都可以支持,包括新的内容类型(例如 VR、触觉)
 
内容访问
 
公开推文、推给好友的状态更新、群聊,私聊;根据谁有权访问内容,它们之间有所不同。去中心化社交协议将需要使用加密来确保只有获得许可的人才能查看内容,但又要足够灵活,以使界面提供商可以设计出种类丰富的内容共享机制
 
公开内容易于处理,因为每个人都可以访问,因此无需加密。为了限制访问,我们需要加密。一种方法是使用对称密码对内容进行加密,使只限于持有该内容特定密钥的人才能访问该内容,然后将该密钥分发给使用非对称密码共享内容的一方(或多方)
 
不用说,这种复杂性不会展现在用户眼前。用户只需要知道已经与他们共享了新内容。
 
默认情况下,服务提供商(界面提供商和内容服务器)不可以访问未加密的内容。
 
语境
 
当谈到传播问题,语境就非常关键。语境的不同,笑话就可能变成威胁,杠精可能变成哲人。所有内容都有各自的语境,因此,去中心化社交协议必须具备丰富的方式来将语境捕获为元数据,以便内容可以按创建者的意图来呈现。
 
内容的语境通常是其他内容:视频的评论或「赞」、反对票转推等。指向所引用内容的一根简单手指就足够了。但是,这一内容和所有内容都需要归类。
 
需要将一个系统集成到去中心化社交协议中,该系统可以捕获从子贴 subreddit 到朋友圈,从 LinkedIn 风格的网站到博客的所有内容。一种方法是使用标签。我建议从当前平台收集语境分类,并编纂一个标签列表。这些不应硬编码到 去中心化社交协议中,而应作为文档开放给服务提供商,以供其借鉴和添加。
 
像往常一样,这种复杂性不影响出现在用户视野中。用户创建内容时,通常不会有意识地考虑语境,他们只是知道自己在发推文,在猫主子 meme subreddit 发帖,或单击他们所喜爱视频旁边的心形图标。生成的内容应根据所使用的界面提供商的业务逻辑进行自动打标签(更多信息请参见下文)。这样无论使用什么界面,当用户生成内容时,其他界面提供商都将知道如何向其用户诠释和显示内容。
 
因此,如果有人在 Twitter 风格的网站上为您的内容「点了一个赞」,而其他人在 Facebook 风格的网站上为您的内容「点了一个赞」,无论别人使用哪个网站,查看您内容的每个人都会看到两个赞。
 
通过调整这三个参数,可以使用去中心化社交协议复制所有各种平台。更重要的是,在不需要抗衡网络效应的情况下,其他无法赢得受众的社交媒体和传播服务现在应该发现,它们可以满足小众社区的需求。
 
有人可能会说,上面所列举的三个清单中缺少「内容约束」。Twitter 与众不同之处不是将用户推文长度限制为 280 个字符吗?确实是这种情况,但是去中心化社交协议不需要处理内容约束,因为它可以通过语境来实现。
 
例如,在使用 Twitter 风格的服务时,用其界面(推文)生成的内容可以这样标记。该界面不允许用户生成超过 280 个字符的内容,因此该界面中标记为推文的所有内容不得超过 280 个字符。如果用户要独立生成超过 280 个字符的推文,则这种类似推特的服务不会简单地将其显示给其他用户。
 
 
个人资料管理
 
用户才是给去中心化社交协议协议带来生命的关键因素。处理用户资料时,去中心化协议的主要挑战是名称空间。中心化平台通过将所有已注册用户名的列表放在一个位置,并在用户尝试注册新名称时检查是否重复来处理其名称空间。 (当然,用户必须在他们使用的每个平台上重新注册,并且可能会发现他们在一个平台上注册的用户名,在另一个平台上已经被人占用)
 
对于去中心化协议,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没有要查询的中央列表,也没有中央权威拒绝重复。
 
但是,我们可以借助密码学来给出解决方案。公钥密码学将使任何人都可以通过任何界面提供商轻松创建公钥和私钥对。公钥代表您在去中心化社交协议网络中的身份,而私钥将由您的用户客户端保留,并用于证明在该身份背后的是您。公钥是伪随机生成的,因此两个人生成同一密钥的几率非常小,可以放心地忽略。哇!现在您在网络上拥有唯一的名称和身份。但是可能几乎没人愿意自己显示的身份是外观随机的一串字符串。 
 
处理此问题的一种方法与在现实世界中处理该问题的方法相同:让人们随心所欲地称呼自己,忽略重复。当您不确定是在与谁打交道时,只需检查一下对方的唯一 ID
 
另一种方法是建立名称服务器机制,类似于如何将唯一 IP 地址转换为唯一域名。在这种情况下,公钥类似于 IP 地址,用户名类似于域名。为了实现去中心化,用户客户端和界面提供商可以保留他们遇到的所有密钥 / 名称对的列表。当注册新名称时,用户客户端将会「四处询问」该名称是否已经存在于任何列表中。如果没有,则宣布新的密钥 / 名称对生成。如果用户遇到已经在列表中重复使用的名称,则该界面可能会用随机数(1、2、3 等)或其他一些区别来消除歧义。
 
另一种解决方案是使用区块链来记录不存在重复的密钥 / 名称对。不过要求在区块链上进行注册,这一规则的麻烦是它侵蚀了隐私。区块链必然是公开的,但是并非所有用户都如此在意名称空间的重复,以至于希望全世界都知道他们的去中心化社交协议身份。他们可能只使用去中心化社交协议与亲朋好友建立联系,而消除歧义并不是一个大问题。
 
区块链注册还需要以区块链原生代币计价的费。这给推广带来了麻烦,因为新用户免费使用了数十年现代网络平台后,就没法指望他们会为使用去中心化社交协议付费(更多信息请参见下文)。选择权应该在用户手中,而不是他们必须考虑和处理的事情,而是其用户客户端或界面提供商应该做的事情。无论是区块链、名称服务器,还是只询问一下网络中加的好友,都需要在成本、隐私和中心化之间进行权衡。在底层,可以用公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界面提供商必须想出办法来处理用户名与公钥的匹配问题。
 
 
声誉管理
 
现在我们有了用户资料,接下来来看看这些用户资料如何相互关联。在一个理想的世界中,社交网络将成为相互尊重和共同体面基础上文明理智讨论问题的场所。显然,我们没有生活在一个完美的世界中。社交媒体用户更像是暴徒,平台感受到越来越多的压力,只能投放温和的内容。平台发现自己无法决定数十亿用户允许和不允许什么内容。无论他们做什么,都会使一部分用户感到沮丧。
 
去中心化社交协议通过将给用户声誉打分这一责任实现去中心化,来避免这一问题。每个平台都不再向整个用户群发号施令,而是保留一个由其他用户点赞或点踩的评分表,并与网络中的其他人员分享该列表。这个构想称为信任网络(Web of Trust ,WoT),它是一种将系统中不良行为者的影响最小化的漂亮的、简单的方法。它是我们在现实世界中做法的在线版本。
 
假设您社交圈边缘的某个人邀请您喝咖啡。您怎么判断是否应该接受?您询问圈子里在您心目中眼光准确的人。如果所有人都说他很有侵略性或很无聊,那么您可能不会赴约,如果他们评论很正面,反之亦然。 WoT 的工作原理相同。与其将所有的信任寄托在一个平台上,不如从网络中您已经信任的人员那里获得很多输入参数,而他们也从您那里得到输入。当然,WoT 是在协议层处理的,因此具体问题不劳用户操心。
 
设计用于去中心化社交协议 WoT 落地机制时,需要格外谨慎。应该尽可能抽象,以接纳不可预见的应用,并将决策权置于用户一端。工作机制可能是这样的:假设一个名为 spambot2020 的用户不断在您精心制作的公开消息中发布指向快速致富项目的链接。您应该能够这些令人不爽的内容标记为「垃圾邮件」。该帐户中的内容将不再为您显示。更重要的是,它也不会出现在信任您的人眼前。该标记可能是根据去中心化社交协议的内容访问和语境系统标签和共享的另一段内容。
 
不是所有决定都能像标注一个帐户是垃圾邮件一样容易,立即屏蔽某个帐户中的所有帖子可能不是最好的选择。幸运的是,WoT 具有高度的灵活性,允许每个用户确定如何诠释和处理其网络中的标志。标记可以有不同的标签(例如,垃圾邮件、拉仇恨、杠精、机器人、赞、聪明、有趣),并且可以根据用户的偏好进行不同的加权。如果您信任的人强烈信任喜欢某首歌的其他人,那么您也可能会喜欢这首歌。您自己的标志和其他人的标志都会自动加在一起,以帮助界面提供商确定向您显示的内容及其醒目程度。
 
现有平台已经做到这一点,每个平台都有自己的专有算法。在去中心化社交协议下,WoT 层的底层架构和内容由用户控制,因此他们可以选择所需的任何界面,届时界面提供商会有更多种类,并提供更多选择。
 
这揭示了 WoT 的真正魅力:没有中心化的观点。如果我将某人标记为杠精,则这些人仅是我眼中的杠精。这不是「真相」。一些用户可以接受我的判断,对被指控的杠精进行权衡,另一些用户则可以忽略它,而另一些用户则可以把这种标签视为正面评价,将其视为「荣誉徽章」。
 
关键是,每个界面提供商都将选择如何过滤和显示内容。反过来,用户将能够从非常丰富的选项中进行选择,甚至可以根据自己的心情每天或时时更改过滤标准和界面。没有人会再抱怨遭到不公平禁言或审查,因为每个用户都有发言权,而每个其他用户都有权不听他 / 她说话。
 
不过,WoT 不仅用于过滤掉不良内容。它也是一个去中心化系统,可以帮助用户选择可以信任的商业伙伴。正如将在下文看到的,对于解决如何在用户、广告商和服务提供商之间进行价值创造和转移的难题,WoT 将具有无可限量的价值。
 
 
价值创造和转移
 
社交媒体平台通过出售广告位来赚钱。他们的平台是免费的、向公众开放,但是除了用户选择的内容之外,还包含广告。有争议的是,平台使用用户的个人数据和内容对广告进行分类,以便可以帮助广告商更精准地定位潜在客户。在去中心化社交协议下,服务提供商无法访问用户内容,而用户可以访问。因此,如果我们要完全实现社交媒体的去中心化,则需要重新设计这种已经非常成功的广告驱动的商业模式
 
当前,平台充当广告商和用户之间可信赖的中间人。广告商向平台付费,并相信他们的广告将按照协议的频率显示给协议的用户类型。广告商开始重视给其链接带来最多流量的平台,但他们真正看重的是用户。用户观看品牌广告、点击广告并最终进行购买,或做出广告商希望的事情,是用户创造了价值。用户创造价值,因此应该向用户付费
 
但是,平台确实可以为广告商提供有价值的服务,因此我们必须确保去中心化社交协议可以做到这一点。例如,去中心化社交协议必须确保不会将广告投放到一堆假帐户中,那些假账号可能只是为了收取广告收入而建立的,要做的是向正确的用户展示正确的广告。这就是 WoT 通过优雅的解决方案重新发挥作用的地方。
 
具体可能是这样的:广告为符合其定位的每个用户竞标广告位,而用户从在其屏幕上显示的每个广告中获取收入。用户的客户端使用密码对广告进行签名,然后将其发送给广告商,这样广告商就可以知道自己的广告已被看到。如果用户点击广告,则广告商也知道这一点,因为该用户登陆了广告商的网站。如果用户执行了广告商希望他们做的事情(例如进行购买或点击链接),则广告商会向用户发送签名的收据,包含用户操作的价值、发生的时间以及其他元数据。
 
这意味着,在用户使用的每个步骤中,都有其创造价值的证明,他们可以公开分享这些价值,以吸引更多广告商竞标其广告位。签名收据就像是 WoT 中的信任代币。如果用户尝试欺骗该系统,并通过虚拟帐户向自己出售广告,并不会有影响,因为这些虚拟帐户不会与真实广告商建立任何信任关系,它们将被忽略。因此,一名用户点击广告的次数越多,并遵循广告商的需求,就越能向其他广告商证明,自己是良好的投资对象,就可以赚到更多的钱。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广告比当前平台所提供的广告更具针对性,并且绝不会分享用户的内容或侵犯其隐私。
 
这种架构存在一个问题,但是密码学可以再次提供解决方案。用户可能希望广告商知道:自己点击了广告,并登陆网站花费了 300 美元,但如果该网站出售的是某些药物,或为某个政党接受了捐款,用户可能不想让人知道。从技术上讲,用户可以选择不公开来自此类站点的代币,但是无论如何,所有这些复杂性都应该对用户隐藏。我们不希望他们每次单击链接时都必须做出如此困难的决定。
相反,应该创建一个未公开的用户资料,链接到用户的主要个人资料,专门用于用户与广告商的互动。因此,用户的声誉和对广告商的价值将与随机生成的公共密钥相关联。广告商会知道用户的购物和点击习惯——对于客户定位非常有用的信息——但不会知道他们是谁,或在去中心化社交协议上做什么和分享什么。
 
广告商可能不会对用户一个个进行单独分析和竞标。专家肯定可以以不同方式(基于用户匿名公开的个人资料)将用户打包成不同类别,以迎合广告商。但是,这应该不会引起中心化问题。此类专家入局的障碍很少,因为底层的 WoT 数据是去中心化的和公开的。
 
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是,要使用哪种付款系统来完成所有这些工作。我不认为去中心化社交协议应该回答这个问题,而应该让第三方开发者创建插件。可以与去中心化社交协议一起开发用于支持小额支付的当红支付系统的初始插件,以推动去中心化社交协议的启动。而更好的办法是,可以部署去中心化支付协议(DPP)
 
 
服务
 
现在用户手里有了钱,我们就可以讨论如何以去中心化方式支付必要的去中心化社交协议服务。
 
内容存储和访问
 
中心化平台提供的服务之一是按需存储和交付内容。散布在全球各地的数据中心都致力于这项任务。因为去中心化社交协议必须真正去中心化,该服务也必须去中心化。不能有单一实体负责这一工作。任何人都必须能以非常低的门槛提供这项服务,并且用户必须负责如何处理其数据。在用户控制广告收入的情况下,可以展开一场激烈的竞争,内容服务器将在这一市场尝试以尽可能便宜和快速的方式交付内容。
 
在实践中这可能行得通:用户搜索一条内容,例如「查理咬了我的手指」视频。内容服务器答复给出报价。用户客户端权衡响应速度和价格,然后将付款发送到最佳服务器,内容在这里交付。当然,所有这些将由算法在一瞬间处理,而无需人工干预。
 
设置内容服务器应该只需要很少的技术技能。为此,已经在运行网络服务的人们可以安装软件,利用其过剩的存储空间和带宽。甚至家用计算机和设备也可以实现此功能。
 
WoT 可以用于帮助该系统更平稳地运行。彼此信任的内容服务器和用户可以更轻松地交换内容和付款,而无需为每个内容竞价并达成交易。从本质上讲,内容服务器可以授予一系列信用额度给遵循协议确立声誉的用户,或给他们希望与之建立 WoT 连接的新用户。
 
双方都可以试验使用不同的算法。可以为寻找网络上最便宜、最快速和最可靠的服务器的用户部署探索 / 利用(explore/exploit ,E/E) 算法。在服务器端,他们希望存储可以存储的最有价值的内容:访问量最高的内容
 
在实践中的具体运转将会很复杂,因为访问(需求)受制于可用性(供应)。成为托管内容每天访问量 1000 次的唯一服务器,好过托管内容每天访问量达 100 万次的百万台服务器中的一台。服务器在抢生意时将尝试使用不同的算法。
 
但是,某些内容可能访问量很少,因此没有服务器愿意托管它们。也许是两个人之间的私人信息,很少被重读。存储此类内容将需要付费。同样,服务器可以争夺存储您存档内容的特权。用户在这些情况下需要多留一些后手,以免托管其内容的唯一服务器宕机。
 
在这种安排下,我们可以预期,数据存储和访问的费用将非常便宜,等于或接近于成本。假设可以以零边际成本使用多余的服务器容量,并且可以在获客和 WoT 打分上获得一定的价值,那么某些情况下甚至可以免费提供数据服务。
 
用户界面
 
当然,去中心化社交协议难题的另一个至关重要的部分是用户与网络交互时的体验。就是我们大多数人在想到社交媒体时所想到的:内容流、朋友列表、收件箱、主页、头像、论坛、聊天窗口等。不出所料,平台利用其掌控的数据集,垄断了数据的用户体验。例如,只有一个地方可以查看您的 Facebook 个人资料,即 facebook.com
 
必须在去中心化社交协议下将其实现去中心化,那样任何网站或应用都可以显示您的内容,但无需访问该内容。由于用户可以控制自己的内容,因此他们从界面提供商那里所需要的全部内容就是与该内容进行交互的、直观且令人愉悦的方式。任何人都应该能够设置服务,并尝试以不同方式让用户生成其内容,并与其内容进行交互,而不仅仅是只能在 twitter.com 上访问的 Twitter 页面布局。
 
想象一下一个 Facebook 风格的主页。左侧是您的朋友列表,中间是您朋友们更新的信息提要,右侧是一些广告。假设您正在通过平板电脑上的应用查看该内容。当您打开应用时,将从界面提供商那里提取业务逻辑,该界面提供商告诉应用如何生成页面。基本信息,如个人资料、密钥和钱包,作为应用的一部分,与用户客户端一起存储在本地。如果是全新安装的应用,并且您之前已经有预置的个人资料,则该应用将从内容服务器中提取加密的用户资料,而您必须输入密码。
 
该应用将接受广告商的最高出价、对您的钱包授信、并在右侧显示广告。它将从内容服务器中提取您的朋友列表,以及相关的内容,例如您被授予访问权限的图片和帖子。该应用将使用从界面提供商获得的业务逻辑中的算法,对所有内容进行排序和显示
 
为此,界面提供商可以收费,用户可以由产生的广告收入支付。与内容服务器一样,由于用户的转换成本非常低,可以预期界面提供商之间会出现激烈的竞争。因此,用户和广告商不会去控制内容和界面的平台,而是广告商、内容服务器和界面提供商都会去争取用户,激烈争抢用户的注意力和价值。
 
这种设计带来的一个问题是,依赖于访问用户内容的服务将成为不可能。例如,如果用户私人消息已加密且分散在多个内容服务器上,那么用户如何通过关键字搜索其这些私人消息?理想情况下,我们不会打开潘多拉魔盒,允许服务提供商访问内容,即使是在为用户提供服务的幌子下。我们就这样陷入困境。值得庆幸的是,通常会有一个创新解决方案,使用户既保障隐私又具备实际功能。
 
在上面的搜索示例中,界面提供商可以向用户客户端发送一种算法,使用关键字为用户内容编制索引,并将该索引存储在仅用户可访问的单独文件中。当用户想要执行搜索时,她 / 他的用户客户端会 pull 体量较小的索引文件进行搜索,然后仅 pull 出与索引中关键字匹配的内容。
 
这是一种以用户为中心而不是以服务为中心的工程范式。它可以保护隐私,并且随着用户端处理能力的不断扩展,对于多数应用来说,将用户置于事物的中心不会是问题。
 
但是在用户眼中,主要区别在于记住并保护其密钥安全词的责任。如果用户忘记密码,则没有平台可以重置。解决此问题的任何其他解决方案都会让第三方可以访问您的内容。
 
也许可以部署多签名加密方案,在这种机制中,几个受信任的合作方可以恢复一个人的密码。这种方式下,任何人都无法独自访问或访问您的内容,只有当您需要恢复密码时才会。
 
最终,以用户为中心的系统将权力赋予用户,而权力伴随着责任。考虑到近年来各大社交平台的黑客攻击和数据泄露事件,用户会期待以上解决方案及其带来的自主权。没有人比您自己更关心您的隐私和安全。
 
边缘用例
 
我们知道社交媒体平台是可以盈利的,因此按总金额计算,广告收入是超过平台提供所有服务的成本。因此,我们预计绝大多数个体去中心化社交协议用户获得的广告收入,足以支付其内容服务器和接口提供商的成本。不过看一下三个边缘案例还是很有启发性的。
 
在一种极端情况下,某些用户可能无法产生足够的广告收入来支付其费用。一种可能的情况是,如果用户从未点击过广告,则广告商最终将停止付费以显示这些广告。不过,品牌广告商可能仍然愿意支付很少的费用,从而允许一些内容交付。在最坏的情况下,这样的用户可能会简单地保管自己的内容,而忽略了服务提供商所带来的便利性。或者更好的情况是,他们可以自己成为服务提供商,并有足够的收入来满足自己的去中心化社交协议使用需求。
 
在另一种极端情况下,可能有一些用户对广告商来说非常有价值,以至于他们带来的广告收入超过了支付使用各种去中心化社交协议服务所需的成本。鉴于社交媒体平台从网络效应中受益,创造了数十亿美元的利润,因此可以合理预期,许多用户将通过使用去中心化社交协议并与广告客户进行互动而获利。
 
我们考虑的最后一种情况是一些离群索居的用户,他们宁愿看不见广告不收取任何广告收入,而自己掏腰包为 去中心化社交协议 服务付费。这样的用户将不得不自己为他们的去中心化社交协议钱包充值,充值金额将慢慢耗尽。
 
 
内容问题
 
每个问题的解决方案都为一系列新问题播下了种子。以内燃机为例。内燃机是对马力能源的巨大改进。它消除了城市街道上的马匹粪便,释放了资金并极大地扩展了人类的能力。没有人愿意回到马车和犁的时代,但是我们确实得处理空气污染、汽车碰撞和其他问题。如果电动、无人驾驶汽车能够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可以确保它们最终将成为我们子孙后代必须解决的新问题的源头。
 
去中心化社交协议有助于解决网络效应和社交媒体平台中心化带来的问题。一旦被采用,没有人会想回归到没有隐私、只有一个界面选项的时代。但是毫无疑问,我们会遇到一系列新问题。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我们终将要处理的问题,我称之为「内容问题」。 
 
如上所述,我们可以期望去中心化社交协议成为不存在审查的领域。如果一个界面审查了用户的内容,那么用户可以转移到另一个不审查用户内容的界面。如果这个用户是在指出侵犯人权行为,或只是在行使言论自由,那自然是好事。但是,并非所有内容都是可以自由出街的言论。有些内容是有害的,因为它会直接或间接导致无辜的人受到伤害。一个明显的例子是恋童癖。
 
如果去中心化社交协议因成为传播这种内容的工具而闻名,没有人会希望与它扯上任何关系。界面提供商、内容服务器、广告商和去中心化社交协议背后的开发者不会为此贡献自己的才能和资源。普通用户将无法获得上述去中心化的所有好处。 去中心化社交协议将一败涂地。
 
可以说,内容问题是由作为去中心化社交协议核心的加密技术引起的。如果去中心化社交协议不加密用户内容,则内容服务器可以扫描有害内容并将其拒绝。但这会破坏每个去中心化社交协议用户的隐私,其中大多数是普通的守法公民。为了解决内容问题,我们需要一种方法来识别正常内容汪洋大海中的有害内容,而无需访问或看到其中的任何内容。从表面上看,这似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不过,我在这里提出了一种称为零知识人工神经网络(ZKANN)的解决方案,该方案使用密码学和网络机器学习来做到这一点。归根结底必须开发类似的东西,来解决内容问题。
 
 
总结
 
当今的社交平台在吸引用户注意力及其创造的价值方面拥有巨大的影响力。平台通过网络效应将人们锁定,可以迎合广告商,甚至以牺牲用户利益为代价。平台已经开发出复杂算法来利用人类心理中常见的弱点。虚荣、偷窥和愤怒,使用户一直盯着屏幕,点击,刷屏和轻扫,想看到更多,而这些都会显示更多的广告。
 
在去中心化社交协议下,每个人受到的激励与服务用户保持一致,用户会使用最重视他们的界面。就我个人而言,我想使用让我感到平静、快乐,并与我关心的人和内容保持联系的界面。
 
去中心化社交协议要取得成功,必须提供目前社交平台所做到的无缝体验,但又要具有去中心化带来的额外好。加密、内容服务器、小额支付、ZKANN 和 广告网络的复杂性,必须从普通用户的视野中消失。用于所需要知道的就是该系统可以正常工作,有时他们的钱包里甚至还有一些多余的钱。
 
在许多方面,去中心化社交协议都是早期互联网愿景的兑现,但我们不是去中心化到域级别,而是全面去中心化给用户,将控制权和隐私权交到他们自己手中。
 
顺便说一下,我没有对去中心化技术的现状和最新发展进行具体调研。在监狱牢房内进行一部分调研是很困难的,而全部做到是不可能的。我确信上面的许多想法都不是新鲜事物,但我希望我的想法对将来构建和使用去中心化社交协议的人有所帮助。

本文来自Ross Ulbricht,本文观点不代表盘他财讯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盘他区块链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盘他财讯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17606005547

邮件:18411685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0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