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rDAO 已被证明是 DeFi 升级的成功案例?从数据看 MakerDAO 的多质押品系统升级! | 盘他财讯
  1. 首页
  2. 区块之声

MakerDAO 已被证明是 DeFi 升级的成功案例?从数据看 MakerDAO 的多质押品系统升级!

与 DAI 相关的统计数据

时至今日,DAI 已被证明是成功的。到 12 月 17 日,高达 50% 的流通 SAI 都成功迁移成为 DAI,这距离 MCD 的激活才刚过去 1 个月。

BAT token 是 ETH 以外第一种经投票被纳入 MCD 系统的质押品。虽然 BAT 作为新的质押品,接受率相当不错,但 WETH(封装为 ERC-20 token 的 ETH)仍是质押品中的大头(BAT 质押品的规模大概是 450 万美元,而 WETH 的是 3 亿 5500 万美元(2020 年 1 月 30 日数据))。不过,如果对比两种 token 的相对市值,我们发现锁仓比例是类似的:有 1.5% 的 BAT 被锁进了 MakerDAO 系统中,而 ETH 的比例是 1.8%。
注意:虽然对 BAT 的投票中压倒性的多数(99.82%)都支持这种 token 成为质押品,它并不是在举行投票时得票最多的那个。Augur 的 REP token 一开始赢得了投票,但 Maker 的风险治理团队评估认为,Augur 即将要发行 v2 版本,所以 REP 价格波动的风险太大,不应该接受成为质押品。

MKR 的功能有两种:治理、获利。持有 MARK 可以获得与 MARK 数量成比例的投票权。而作为一种功能性 token,MKR 也被用来给 SAI 的债务支付稳定费。这些用来支付稳定费的 MKR 随后会被销毁掉,造成 MKR 的通缩。MKR 一开始的供给量是 100 万;现在已经有 1.1 万 MKR 已经销毁掉了,所以当前的供给量是 98.9 万个。MCD 升级和迁移要求关闭 SAI 债务仓位,以触发稳定费支付。大家的预期是 MKR 的销毁量会上升。而在升级之后的 1 个周内,我们确实看到了销毁率的上升。

现在有 1.7 万个地址持有 MKR token *。前三个持币大户持有的数量总计占全部供给量的 38%(前 6 个大户的持币量就超过了 50%)。前三个地址分别属于:(1) MakerDAO 治理合约(20.2 万 MKR);(2) MakerDAO 团队多签名钱包(11.7 万);(3)Andreessen Horowitz(也就是大家常常提到的 “A16Z”)的钱包,6 万)(他们在去年九月以 25% 的折扣价买下了 6% 的 MKR)。

MakerDAO 已被证明是 DeFi 升级的成功案例?从数据看 MakerDAO 的多质押品系统升级!

前 10 个 MKR 持币大户的持币量;水平线以上就占据了全部币量的 50% 

* 持币者的数量是根据参与过总计约 61.1 万的 MKR 流动的不同地址数量得出的;他们的持币量也从地址中得到。大部分持币者的持币量都大于 0。

与 CDP 相关的统计数据

在 SCD 平台上,用户总计开启超过 15.4 万个 CDP(CDP 就是 SAI 债务的笔数单位)。大部分 CDP 都仍在开启状态,没有被平仓;只有 19609 个 CDP 已经关闭了,其中有 2587 个 CDP 是在迁移开始之后关闭的。

根据锁定的质押品数量来衡量,最大的 CDP 是 #3088,是在 2018 年 8 月 28 日开启的,现在还有 17 万 8.72 个 PETH 作为质押品锁在系统里。该 CDP 的债务人(地址 0x…50a9)借出了超过 1 千万的 SAI,偿还了 23%(未偿还债务高达 828 万 SAI),而且稳定费高达 80 万美元)。

这个 CDP 的质押率是 331%,远远超过系统要求的 150%。比起系统的最小质押率所要求的质押品价值,该用户还多锁了 1500 万美元进去。如果加总现在所有的 CDP,质押率会超过 300%。这就意味着,超过半数的 ETH 质押在 SCD 系统中,只是用作预防 ETH 价格暴跌、CDP 被平仓的保险。维持其它条件不变,则 ETH 的价格要暴跌至 80 美元以下,SCD 系统中遗存的 CDP 质押率才会降到 150% 以下。

不过,更有趣的是,我们可以看出 SCD 中遗存的 SAI 债仓对 ETH 价格的实际波动是作何反应的 —— 就看最近,2019 年 11 月 和 12 月的情形。在 MCD 启动后的第一个月里,ETH 的价格下跌超过 30%,从 183 美元跌到 122 美元(先是在 11 月 18 号到 25 号间从 183 美元跌到 140 美元;然后又在 12 月 11 号到 18 号间跌到 122 美元)。但是,缓慢、稳定的下跌不怎么会影响用户,快速、几乎腰斩式的价格下跌才会造成破坏。

在这段时间里,总共有约 3.8 万个 ETH 被清算,平仓量最大的一天是 11 月 22 日,那天共有 19404 个 PETH 被清算(单个 CDP 中平仓量最大的是 CDP #16,843,一共清算了 9839.89 PETH)。

平均来看,只要 ETH 价格下跌 7.2% 就足以触发 CDP 清算(这个数字是用超过 1000 PETH 被清算的日期的平均价格下跌幅度得出的)。

只要粗略计算一下,你就知道,市场的清算商从中赚取了约 17 万美元。注意,清算商的收益来源于被清算的 CDP 质押品在打折出售时的折扣幅度,这里的收益是假设清算商得到了全部 3% 的折扣得出的,但并不总是能获得这么多,因为 Gas 价格、流动性、ETH 价格注入的精度,等等原因。这个估算也使用了这段时间的平均 ETH 价格,149 美元。

迁移流程

我们之所以能在 2019 年的最后两个月中见证 MakerDAO 的平滑迁移,得益于权益合约的实现,该合约会持有已经迁移的 SAI,并使得 SCD CDP 可以利用这部分 SAI 而快速将债务仓位迁移到多质押品 DAI 系统中。

该合约所持有的 SAI 叫做 saiJoin,而在迁移时期,全部的 SAI 流入量约为 9900 万 SAI(占迁移期开始时全部 SAI 供应量的 97%)。不过,迁移期也有大量的 CDP 开仓,补充了大量的 SAI 流动性。这是意料之中的事,因为 SCD CDP 需要 SAI 流动性来平仓(即购买 CDP 中的质押品),此外,像 Compound 这样的次级平台还有 SAI 借款人。因此,超过 3800 万 SAI 在迁移期被铸出,为借款人的去杠杆及迁移提供充足的 SAI 流动性。

下图展示了迁移合约中的 SAI 库存在最后两周以前是如何被迅速消耗光的;在最后两周,SAI 开始囤积在迁移合约中,表明 CDP 的债务人迁移的兴趣越来越小了。

MakerDAO 已被证明是 DeFi 升级的成功案例?从数据看 MakerDAO 的多质押品系统升级!
迁移合约中的 SAI 余额 vs. 迁移过程 

剩余的 SAI 持有者和借款人

MakerDAO 的治理流程正在斟酌何时紧急关停 SCD 平台,以完全迁移到 MCD 平台上。分析剩余 SAI 的持有者、SAI 债务的 CDP 分布及其活动,将成为决策中的重要参考。

在最大的 100 个 CDP(总共构成了全部 SAI 债务的 86%)中,有 30 个 CDP 在迁移期中完全没有动静;他们构成了剩余 SAI 的 100 个最大的 CDP 中的 1150 万美元,他们的最后一次操作都是 6 到 12 个月以前。这群债务人也积累了大量的稳定费没有偿还。在 SAI 的全部未偿还稳定费(220 万 SAI)中,他们就占到了 120 万 SAI。最大规模的未支付稳定费是来自 CDP #3088 的,其未支付稳定费规模超过 80 万美元(相当于其剩余 SAI 债务的 10%)。

曾经偿还过稳定费的 CDP 只有 500 万美元的规模,或者说只占全部 SAI 债务的 20%。可能只有这些 CDP 在认真考虑要快速完成迁移。其它的 CDP 要么在铸出更多的 SAI,要么还在往债仓里加入更多 ETH 质押品(大概加了 700 万的 SAI,增加了 28%)。

跟 SAI CDP 的债务人一样,SAI 的持有者也非常集中。前 100 名 SAI 大户的地址掌握了剩余 SAI 供给量的 75%,现在是 2850 万 SAI。不过,这些地址中许多都是属于 DeFi 项目流动性池的,比如 Compound 的 cSAI 资金池(持有着 240 万 SAI,但其实用户有几百个)。由 Etherscan 披露已知身份的地址(多数都是二级的借贷平台和交易平台)持有者超过 600 万 SAI。这部分供给应该要迁移到 DAI 的,因为 SAI 的流动性正变得越来越差,跟 DAI 借贷市场相比,赚得的利息也越来越少。

流动性

在迁移期,各去中心化交易所(DEX)上的 SAI 交易活动大量减少。现在,只有 Uniswap 和 Kyber 上还有不错的 SAI 流动性,上周内的平均日交易量约为 25 万美元。Uniswap 的 SAI 流动性约为 120 万美元;而 DAI 的流动性有 290 万美元。这已经变成了剩余的 CDP 在去杠杆时要面对的一个大难题,尤其是那些还在提高质押率、防止自己被清算的 CDP。

次级借贷市场

MCD 平台引入 DSR 给各大次级借贷平台带来了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MakerDAO 似乎已取代了 Compound,成了 DAI 储蓄者的首选;这当然也是因为 Compound 给自己市场上没有得到了利用的储蓄都存进了 DSR。dYdX 的市场份额也大幅下降,其 DAI 存款金额下降了 80%。当前,全部 DAI 存款的总金额约为当前 DAI 和 SAI 总价值的一半,比去年 9 月的 66% 要低。这可能是因为剩余 SAI 的借贷市场不太活跃,以及去年的高利率(储蓄者去年夏天可以得到 13% 的收益率,现在只有 6%)。

MakerDAO 已被证明是 DeFi 升级的成功案例?从数据看 MakerDAO 的多质押品系统升级!

次级借贷市场上的 DAI 存款 

次级借贷市场的 DAI 借贷活动市场份额也下降了。次级借贷市场上,未偿还的 DAI 和 SAI 债务总价值约为 2200 万美元 —— 只有 MakerDAO 总债务或者说稳定币总供给量的 15%。这个比例在过去是要高得多的,在去年 9 月,次级借贷市场上有 3600 万 SAI 的债务(占总供给量的 46%)。而 MakerDAO 本身市场份额的提高很可能与其低稳定费率有关(这是为了迁移而投票投出来的结果)。

链上活动

日活跃的持 DAI 地址稳定在约 2000 个,比迁移之前 6 个月 SAI 的平均日活跃地址数低了 10%。注意,在下图中出现于 2019 年夏天的 SAI 活跃地址数量高峰与 Coinbase 的赚 DAI(也就是现在说的 SAI)活动相关,因此不能直接拿来和现在的 DAI 活跃地址数作比较。

参与 DSR 的 DAI

投入 DSR 来赚取存款利息的 DAI 数量正稳步上升,最明显的增长出现在 12 月的第三周,当时 Compound 开始把自己市场上没有被借用的 DAI 都存进 DSR;还有就是 12 月的第二周,当时 DSR 的利率从 2% 上升到 4%。有趣的是,DSR 利率的进一步上升(从 4% 到 6%)并没有增加 DAI 存入 DSR 的速度。实际上,存入 DSR 的 DAI 数量还在 1 月份的第三周下降了,而且因为 DAI 的供应量自年初以来增加了 45%,超过了存入DSR 中的 DAI 的流量,DSR 的利用率下降得更厉害了。

结论

总的来说,MakerDAO 从单质押品系统到多质押品系统的迁徙已经证明非常成功。整个生态绝大多数用户都按预期中的方式回应了这场升级,为新系统注入了势能和合法性。这场迁移可被视为一个重要的信号,显示出大家对 DeFi 平台的关注正与日俱增。

MakerDAO 的迁徙尚未完成。还有一个重要的治理决策是决定 SCD 的停摆时间。为使 DeFi 生态系统果断迁移到更高效、更通用的平台上,关闭旧平台是有必要的。不过,大量的私人资金仍锁在 SCD 系统中。
MakerDAO 已被证明是 DeFi 的演化、普及和社区沟通上的成功案例。现在,它也会继续充当链上治理的试验田。

原创文章,作者:以太坊爱好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pantacx.com/archives/742

盘他区块链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盘他财讯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17606005547

邮件:18411685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00,节假日休息

QR code